<<返回上一页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民主”与屠杀

发布时间:2017-07-03 07:36:03来源:未知点击:

所谓新加坡模式,即经济繁荣政治保守,人民享有财富安乐却不得享受民主自由,所有法律均有益于政府和执政党,不利于普通大众,人民惧怕政府,胜过惧怕任何黑势力,这种模式正合中南海之意 奢谈民主的同时,中共也做了一些姿态,姿态之一让非中共党员出任政府部长,任命一个叫万刚的人出任科技部长,另一个非党员出任卫生部长,并大肆宣染,然而这些人是共还是非共,令人迷惑例如万刚,从争取万刚回国,到安排万刚担任致公党副主席,到提升为科技部长,一路都是中共栽培的痕迹与其说万刚是非中共党员,不如说他是被有意留在党外的中共党员万刚加入的致公党是中共花瓶,万刚本人也成为中南海的花瓶如此双簧这就是中共的拿手好戏,这不过是出任政府要职的第三波 第一波为中共建政初期,安排李济深,黄炎培等出任副主席,副总理第二波是改革开放早期,安排中共党员荣毅仁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出任副主席目前的作法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复古力图恢复半个多世纪前,中共任命假的非中共党员出任部长的面子工程 在中共那里一直有民主集中制的说法,实际上只有集中没有民主,从提党内民主曝露中南海的心迹,只能谈党内民主不能谈党外民主,这种民主只是中共一党专利,而与老百姓无关其实中共历史上也就只有在华国锋、赵紫阳主政的十三年,也就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曾经有一点点党内民主,也被邓小平专制压的粉碎由此可见,今日中南海所为,仅处在恢复党内民主阶段,完全谈不上发展民主民主,意味着民众当家做主,所以严格说来党内民主并非民主,不过是又一个欺骗人民的术语 目前的中共民主与政改,都成了偷换概念的文字游戏,比如把任何政策调整或人事重组,或某种权利斗争,都冒充为政改,制造中共一直都在搞政改的假象有的政改项目甚至成了中国的负担,老百姓不可承受之痛目前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沦为中南海的老生常谈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共今后推动五次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一律归为失败就连精简机构这一条都做不到,在精简口号下官吏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以致于官民比利失调,达到历史最高西汉时每八千个老百姓才养活一个官,如今的人民共和国,为二十六个老百姓要养活一个官 综观中共历史关于民主一直言行不一,乃至言行相背四十年代中共蜗居延安,为了迷惑美国人,曾大谈民主,并把争民主,作为与国民党斗争的手段,一旦政权到手中共立即干预,不掩饰的宣布我们就是要独裁五十年代毛泽东与邓小平联手设计阳谋,以大鸣大放为诱饵引蛇出洞,趁机划定百万右派,并与铲除文革期间毛号召民间造反,但对造反派充份利用后,却将其头目一并投入监狱,毛曾经八次在天安门广场检阅红卫兵,动辄百万人但在尽情利用这些以中学生为主的红卫兵之后,毛以上山下乡为名,将千百万红卫兵和城市居民下放到农村 在中南海新一波民主高调中,包藏着另类阳谋也就是对民主这个概念的话语权,中南海的意思是西方能谈民主,中国也能谈民主你们民运人士能谈民主,我们共产党也能谈民主,你们去谈民主不如让我们来谈对民主这个词汇你有你的解释,我有我的解释大可混淆视听,说是普世价值到了我中共这里,都可以叫做中国特色一旦为自己贴上民主标签,中共真实面目就更具有迷惑性可以对民众继续洗脑 看来组织御用文人时不时来一篇文章,或者炰制一部电视剧,制造政改即将开始幻象,不过是厚黑手段之一吊人胃口,只说不炼,雷声大雨点小,空谈之间,中共政权之稳定,暗渡陈仓又一年 以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为转折,改革开放遽然停顿,政治上的闭关锁国重回老路被封锁的互联网是整个国家被封锁的象征,由政府投下钜资打造拦截讯息的金盾工程,要求民众自动安装具有过滤功能的绿霸软件,象征新一轮的闭关锁国,达到登峰造极 中共建政六十年之际,自我划分两级段,前三十年后三十年,大多场合中共几乎不提前三十年,只提后三十年,称为改革开放当局宣传机器的同步和放大效能,不少人误认为一九八九年以后一直都还处在改革开放年代,实际上中共的改革开放至多也就是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至多也就是十三年,六四后前中共总书记被政治老人邓小平软禁,对中共内部开明派而言,何其惊憾,在此之前的十三年中共党内还有争论辩论,乃至保留个人意见的空间直到见识六四屠城和赵紫阳遭软禁这两庄惊世事变后,党内禁声,人人自危 两千零九年七月中美举办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共副总理实话实说,如此阐述中方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 这三句话翻译出来便是说维护我党政权和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是重中之重压倒一切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次要事情至于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的生活都是可以牺牲的 中南海思维,处处反人民、反人类,在别国看来是教训,在中共看来是经验比如六四大屠杀,苏联和东欧等国从中得到了是教训,任何时候也不能像中国共产党那样向人民开枪,但中共得出了这是经验,开枪管用只要再有民众抗议,就子弹伺候所以就有了两千零五年底中共军警对汕尾民众开枪,两千零八年三月中共血腥镇压西藏,两千零九年七月中共屠杀维吾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