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十八大前的中共言论管制动向 从鲍彤“解禁”说起

发布时间:2017-08-06 10:53:05来源:未知点击:

赵紫阳与鲍彤 13日清晨,网上传来消息,鲍彤破禁,在《炎黄春秋》2012年第8期载文,谈胡耀邦去世前的发病经过有评论人士和网友说,此事背后定有玄机,这或许意味著鲍彤及其文章已经“解禁”,或许意味著言论管制可能放松 这样的分析和猜测并非没有道理《炎黄春秋》是中国最敢打擦边球、最另类的刊物,其社长、主编、顾问和记者都是中共党内力主改革的开明派该刊曾经屡登温家宝、田纪云等中共现任高官和前高官纪念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文章鲍彤也是中共前高官,但却非同一般他在八九年“六四事件”中,因支持赵紫阳的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学运、反对镇压,而被判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入狱七年,1996年5月刑满释放至今,一直被软禁,官方明令他不得在国内发表任何文章 然而,就在十八大即将召开,中共领导人即将换届之际,改革派的刊物,刊登改革敏感人物的文章,其正面意义无疑令人遐想,也令人鼓舞但是,如果考虑到中共近几个月在言论管制方面的主要动向,却很难得出任何正面乐观的结论 很多迹像显示,中共在十八大前,正进一步收紧对言论、新闻和媒体的管制这方面的例子,举不胜举,而相反的例子,却寥寥可数 仅在7月份的后半个月,就有一连串敢言报刊遭到中共宣传部门的严厉整肃《东方早报》是上海的良心报纸,7月16日遭整肃,社长和副总编被免职停职起因是它最近发表多篇呼吁约束公权力的文章,其中包括“民企本就有权进入所有市场”该文引述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的话说,“中国社会走到这一步,就是要约束公权力,不让公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绑架,不让他们获得大量垄断权、大量稀缺资源的掌控权” 广州的敢言报刊《新快报》因转载了一篇有关政治局委员知青时代的文章,惹怒了宣传部门的官员7月15日,其总编被撤换,国际和国内新闻的报道被大幅削减,改为著重报道广州本地的新闻 7月下旬,《经济观察报》遭北京文化执法队整肃,表面理由是异地办报,但知情的人都知道,这家办了十年、颇有读者群的报纸,一夜之间成了“非法出版物”的真实原因是,它报道了北京“7.21”暴雨后连续两周的灾情,并且质疑官方公布的死亡名单 整肃《经济观察报》的北京文化执法总队,名义上是扫黄打非,实际上是思想警察他们不仅打右,而且打左姚监复近日在德国之声刊发一文,题为“中左智囊的《香港传真》被查封,”查封者也是北京文化执法总队此事就发生在胡温二人高谈学术自由、学术民主和政治改革之际,这令学界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对当局极为愤怒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一些温和宪政派研究社会问题的文章不准发表,理由是担心引发社会动荡湖南和重庆发生了几起因表达思想观点而被强行劳教的事件还有,北京方面的消息显示,新华社内部的人事调动有明显的倾向,思想温和的下台,思想强硬和官方保持一致的上台 这些例子说明,中共在十八大前夕的言论控制,正在趋于紧缩,而非趋于宽松其实,这个政治动向,一直就很明确为了确保十八大顺利召开,中共就是要刻意压缩思想、言论和出版的空间,把任何可能引发社会不稳的思想、言论和出版,统统扼死在萌芽状态当他们全力把极右和极左的声音打压下去之后,现在便忙著枪毙中左,封杀中右,直到最后只剩下他们自己的声音:统一的官话、大话、空话、套话、假话和谎话 记得2008年北京举行奥运时,习近平曾把一些批评声音比喻成“一个笼子里有各种鸟,如果把那些吵得厉害的鸟拿出去,那么笼子里就不热闹”现在中国这个硕大无比的林子,差不多就只剩下一种鸟,一种只会哼点自吹自擂调儿的官方豢养的鸟这是13亿中国民众的悲哀,是中共执政当局的可耻!